情緒勒索相關

情緒勒索-學習如何適度的溝通擺脫情緒勒索

文章最後更新

壓力與情緒的出現總是會讓人感受到不安,不過這些都是您的選擇,既然生而為人在體驗人生中的大小事同時,是否學習控制壓力恐懼感與情緒勒索,其實已經成為你面對時一翻兩瞪眼的選擇,曾經我也是情緒的受害者,與其說是受害者不如說對它並沒有過於深入的了解與共識,如何達到與之了解並且達成共識呢?

今天就要來跟大家聊聊有關於這兩件事情的其中一件關於『情緒勒索』可能會對您造成的後續影響以外,也希望能夠讓你知道面對這些壓力與情緒時如何進行有效的控制並且轉化成你一天終必需的能量。

與其說情緒勒索,不如說你沒有嘗試與之進行溝通,通常情緒勒索好發在身邊的人們對於您提出的要求,然而你不突出反駁、見解,就直接接受對方所提供給你的安排,凡舉例如下:

  1. 明天我剛好有事,能夠請你代班嗎?
  2. 我剛好下週出國,這案子能不能請你幫忙?
  3. 我們這麼好,能不能先借我個五萬,我下個月還你?

這些種種讓你覺得不太舒服的感受,也許大部分人在接收到該訊息後,下一秒就準備按照對方的安排走了,不過很多人在事後都會一直碎碎念,並且認為自己是受害者,不過想當然爾為何自己不在最初的時候就詢問對方原因並且告知對方自己沒有辦法協助的理由,請它另請高明,因為這樣也有個好處是讓您可以過濾掉人生中會造成你麻煩的人,這樣不就是一舉兩得嗎?

你天生就該被情緒勒索嗎?其實如果問起這句話我可以很肯定的回答您『沒錯』,不過你應該在接收到情緒勒索時學習如何有效的溝通將情緒勒索變成一個可以反制對方的談話方針。

俗話說人在江湖飄,哪有不挨刀,就是這麼簡單的一句話,也可以讓你了解如何在挨刀前可以反制對方的好方法。

基本上情緒勒索會有幾種元素,以下提供出來給與各位進行參考:

貶低你或是你的能力

當情緒勒索者發現你不願意滿足他的需求時,他會使用一些方法,讓你感覺自己的判斷力有問題。甚至,他們會讓你感覺,如果你不按照他的方式做,是你的錯,是因為你的個性有缺陷、判斷能力不夠、太過懶惰、能力不足⋯⋯他們會使用各種方法,讓你懷疑自己的「感受」是錯的、是自己不對,還會用各種理由美化他們自己的需求,以展現「他們是對的」。

很多時候,他們可能會據理力爭,極力想說服你「相信他們是對的,而你是錯的」,而且有的時候,他們可能是個權威(上司、父母、老師⋯⋯),因此當他們「非常肯定地」否認你的感受,甚至貶低你的性格、能力或判斷力時,你可能也會開始懷疑自己的感受「是否正確」,而覺得他們說的「有可能是真的」。

你可能就會這麼想:「我不按照他的需求去做,就是我不好;他的判斷可能是比我更正確的,我的感覺可能是錯的。」於是,你會感覺自己並不重要,而他們的感受是更重要的。你會在這過程中愈來愈忽略、否定自己的感受。慢慢的,你也會失去自我價值感,產生自我懷疑,對自己將愈來愈沒有信心。

「貶低」你或你的能力,幾乎是「情緒勒索循環」中最關鍵的一點。原因是:當你被貶低時,你會感覺自己糟糕、覺得自己不好⋯⋯而為了讓自己好一點,情緒勒索者放出的餌,就是:「只要你按照我的要求/方式去做,我就會肯定你。」

這些情緒勒索者的「肯定」,可能是口頭上的肯定,也可能是相對比較平靜而非發怒的情緒,或是一些物質上的獎賞等。而當被勒索者因為情緒勒索者的貶低,因而感覺「自己不好」時,「按照他們的方式去做」,很多時候,似乎就是「讓自我感覺變好」的唯一途徑。這也是「貶低」這個元素,在情緒勒索中如此關鍵的原因之一。

引發你的罪惡感

情緒勒索者與一般的勒索者最不同的地方,就是因為他與我們多半是有一定的關係。他可能是我們的上司、屬下、同事,也可能是我們的父母、孩子、親戚、家人,更可能是我們的伴侶、朋友⋯⋯正因為他們與我們有一定的關係,使得情緒勒索與一般勒索最大的不同,與最讓人難以擺脫的,就在於「引發你的罪惡感」。

情緒勒索者會怎麼引發我們的「罪惡感」呢?

他們可能會這麼做:在貶低我們之後,他們可能還會使用一些話語,與貶低我們的話語交錯進行。

比如,他們可能會這麼說:

  • 「我是為你好。」
  • 「我這麼照顧你,你居然不聽我的話。」
  • 「我這麼賞識你,你讓我失望了。」
  • 「你不按照我想要的做,難道你不愛我嗎?」
  • 「就是因為你不按照我的方式去做,別人知道就會覺得我不好,我會很丟臉。」

上述這些言語,都好像在控訴:「我對你那麼好,你怎麼可以不按照我的話去做?」這些話的目的,都是想讓我們覺得:「我真是不識好歹」。好像我們在這個互動中,如果有什麼不舒服的感覺,那都是我們的錯覺。

情緒勒索者總是在提醒我們:我們的人生有「責任與義務」去滿足他們的需求,這樣才顯得我們「夠好」。對他們而言,「這是你應該做的事」。

而在情緒勒索者試著貶低我們,讓我們失去了自我肯定、自我信任的能力後,「引發罪惡感」成為加深我們「覺得自己糟糕」的「感覺放大器」。當我們被貶低,又在他們的言語中,戴上了他們為我們準備的「應該怎麼才對」的大帽子,那種感覺「自己很糟糕」、「自己讓別人失望」、「自己很不對」的感覺,會使我們感覺很差、非常焦慮,甚至讓我們動彈不得。

此時,如果他們對我們提出他們的要求、標準,要我們照做時,我們對於他們釋放出的「你只要滿足我的需求,你就是好小孩、你就是很乖、你就是很棒」的訊息,有時是難以招架的。

對被情緒勒索者「貶低」,而失去自我價值感的我們而言,他們的肯定,很多時候,就可能成為是我們情感上暫時的「浮木」。也就是說,為了要讓我們「自我感覺好一點」,希望不要覺得自己這麼糟糕時,我們可能就會抓住這個訊息所暗示的「好做法」,而願意按照他們的方式去做,滿足他們的需求,以得到他們好的評價,用以替代原本存在我們心中的「自我價值感」。而情緒勒索者,也達到了他們的目的。

剝奪你的安全感

有些情緒勒索者除了使用上述的方式以外,還會做出一些明顯的威脅,而那些威脅可能直指你最在乎的事情。例如:

  • 「你要不照我的方式做,要不我們分手。」
  • 「你要是跟他結婚,我們就斷絕親子關係。」
  • 「你要是不按照我的方式做,我就死給你看。」
  • 「你如果不按照我的方式做,你就會失去這份工作。」
  • 「要是你不聽我的,我就讓你身敗名裂。」

就像我前面提到的,情緒勒索者知道,對你而言,你「最在乎的事情」是什麼,於是他們會威脅你,剝奪你的安全感,讓你覺得不安。你的安全感事物就像「肉票」一樣,情緒勒索者會讓你覺得,你的肉票就在他手上,而你如果想贖回,就只能乖乖聽他的話,按照他的方式做。

這項特色,也是為何這段互動關係被稱為「勒索」的原因:情緒勒索者威脅將奪走你的重要事物,讓你感覺焦慮、害怕,於是你只能按照他們的方式做,以求減輕不安與恐懼,「贖回你的安全感」。

但很多時候,你的安全感就如你的弱點,被情緒勒索者牢牢掌握在手中;只要第一次勒索成功,他將食髓知味,跟你愈要愈多;而你也會在一次次的退讓中,使得自我與快樂都在這過程中消失殆盡。

看完上面所描述這「三元素」,你是否覺得似曾相識?實際上,綜合這三元素,我們幾乎可以說,情緒勒索者其實一直在向被勒索者傳達一個訊息:「你有『責任』讓我覺得你變得『更好』」。

也就是說,情緒勒索者認為,被勒索者有讓情緒勒索者覺得其變得「更好」的責任;而且,這個「更好」的標準,是由「情緒勒索者」所定義的。另外,不能忽略的是,很多時候,情緒勒索者可能會使用「強度很大的負面情緒」,作為「包裝」這三元素的手段;而強度很大的負面情緒,會使得「情緒界限模糊」的被勒索者,心裡因而產生很大的壓力,覺得自己需要負對方的「情緒責任」,於是,情緒勒索者得以「遂行其是」,而被勒索者只能任憑其予取予求。

本文摘自周慕姿的《情緒勒索──那些在伴侶、親子、職場間,最讓人窒息的相處》。

情緒勒索好書推薦

結論

其實情緒勒索與溝通之間最重要的差別就在於最初你是否有提出你的意見,是否有與對方進行溝通,如果沒有的話,當自己認為成為受害者當然心境不太好,為了轉換這樣的心態想當然需要進行的就是恰如其分的與對方進行溝通,這樣一來才有辦法好好的將目前的局面轉換到適合自己的最佳狀態,所以說好好學習溝通技巧對於自己來說才是最好的投資。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